茶文化基地汇天下茶,予天下人

茶诗一则


香叶,嫩芽。
慕诗客,爱僧家。
碾雕白玉,罗织红纱。
铫煎黄蕊色,碗转曲尘花。
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命对朝霞。
洗尽古今人不倦,将知醉前岂堪夸。

茶叶的功能

  茶,是中国古老的饮料。唐代刘贞亮把饮茶的益处表述为“十德”:以茶尝滋味,以茶养身体,以茶驱腥气,以茶防病气,以茶养生气,以茶散闷气,以茶利礼仁,以茶表敬意,以茶可雅心,以茶可行道。成书于战国时期的《神农本草》就叙述了茶的药性和作用:“茶味基,饮之使人益思、少卧、轻身、明目”。

...

《澹庵座上观显上人分茶》作者:诚斋

  分茶何似煎茶好,煎茶不似分茶巧。蒸水老禅弄泉手,隆兴元春新玉爪。二者相遭兔瓯面,怪怪奇奇着善幻。纷如劈絮行太空,影落寒江能万变。银瓶首下仍尻高,注汤作字势嫖姚。不须更师屋漏法,只问此瓶当响答。紫薇山人乌角巾,唤我起看清风生。京尘满袖思一洗,病眼生花得再明。汉鼎难调要公理,策勋茗碗非公事。不如回施与寒儒,归续茶经传纳子。(注:第四十二册,第26085页)。

  杨诗之前,记述如此之艺者,有托名陶谷的《清异录》(注:《清异录》非出陶谷之手,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、王国维《庚辛之间读书记》旨论之,余嘉锡《四库提要辨证》撮录各家之说,而以王说为是,见卷十九《子部》九。),其《茗荈》之部“生成盏”条:“馔茶而幻出物象于汤面者,茶匠通神之艺也。沙门福全生于金乡,长于茶海,能注汤幻茶成一句诗,并点四瓯,成一绝句,泛乎汤表。”又同部“茶百戏”:“茶至唐始盛。

...

《临安春雨初霁》作者:陆放翁

  世味年来薄似纱,谁令骑马客京华。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矮纸斜行闲作草,暗窗细乳戏分茶。素衣莫起风尘叹,犹及清明可到家。

  诗之“分茶”,点茶也。放翁《疏山东堂昼眠》“吾儿解原梦,为我转云团”,句下自注云:“是日约子分茶。”约,名子约,放翁第五子。“转云团”,点茶之击拂也。而细乳分茶,放翁诗中原不止一见,如“觉来隐几日初午,碾就壑源分细乳”(注:第三十九册,第24520页。),如“墨试小螺看斗砚,茶分细乳玩毫杯”(注:第四十册,第25081页。)。毫杯,兔毫盏也,以其色深而衬得乳花分明,特为宋人所爱。

...

《和周绍祖分茶》作者:陈简斋

  竹影满幽窗,欲出腰髀懒。何以同岁暮,共此晴云枕。摩挲蛰雷腹,自笑计常短。异时分忧虞,小杓勿辞满。

  晴云,自指点茶时盏面浮起的乳花,简斋别有诗云“收杯未要忙,再试晴天云”(注:《陪诸公登南楼啜新茶家弟出建除体诗诸公既和余因次韵》,第三十一册,第19486页。),亦此。末联之“分”,却是义取双关。如前所述,两宋之分茶,原从点茶而来,与煎茶不同,点茶乃预分茶末、调膏盏中,然后一一冲点,此即所谓“分”意之一。小杓,舀取茶末之器也(注:取水之器,也有小杓之称,苏轼《汲江煎茶》“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”(第十四册,第9567页),赵希逢《和寄范茂卿》“拣芽雀舌乍辞枝,小杓分江欲试时”(第六十二册,第38927页),皆其例;然各从诗题,各有语境,不容混淆也。),诗乃借以拟喻分忧。
...

同名小说《绿茶》

  幸福是简单而朴素的。 爱情的面目却和天气一样易变,几对年轻人在情感的河流中沉沉浮浮,确定自己的感情方向有时比把握别人的爱情更让人困惑。但是,几番波澜起伏之后,他们面对着自己的内心,仿佛从一场宿醉中突然清醒了过来,发现原本黯淡的生活,像金币一样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 如果两个人的世界是一个茶杯,陈明亮和吴芳是杯底的茶叶,而朗朗就是冲茶的水。水决定了茶叶旋转的方向、交缠的方式和沉浮的节奏。

  同名小说《绿茶》作者:金仁顺。

...

分页:«1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