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文化基地汇天下茶,予天下人

饮茶有感,平常心,平常茶

  人问:“茶,算老几?”答曰:柴米油盐酱醋茶,茶是老幺!做男子当然长子好,不幸生于皇家而为皇太子皇帝亦未可知。

  茶不幸。老幺而为小女子,宛然可爱,人见人爱,飞入寻常百姓家,茶可以挡之。

  凡中国人中国家庭总少不了茶,自饮,饮客,茶有道,茶成经,唐人卢仝七碗茶下肚,两腋习习生风焉,可谓茶人合一,上了天了。明人张岱喝闵老子茶,水色茶汤,出处妙处,皆精赏无误,神乎其技。我不懂茶道,也不通茶经,从来没有过风生两腋的经历,也没有见识过功夫茶的所谓“五行四德”“三才四福”,那是上等人的玩意儿。

  我现在所想说的,只是我个人的很平常的喝茶和有关于茶了。 小时候几乎家家都有土制的提壶,家境稍好的用瓷壶,泡茶之用,客人来,第一件事情就是上茶,顶穷的人家,烟可以少,酒也可以不喝,茶是绝不可少的。

  那时候喝的可不是龙井,恐怕连毛尖也少有,大多乃山中山楂、榆钱叶等粗黑叶子,煮以相飨,虽不耐看,其味清甜,特别解渴。生产队那会儿,大人们挑草头之类的力气活,缺粮户的小孩子摊上赶滚,在大人,是一种照顾。

  在孩子,也算好玩。一般赶一会儿就换人的,免得累着孩子。有一回夏日的正午,大人们都收工了,轮上我和二毛子换趟,二毛子吃完饭玩忘记,害得我一人赶滚,大汗淋漓,口干舌燥,看着稻场边上一大缸的苦丁茶,更加渴的不行,可是不知道咋样停下来,,一直到来了生产队长,渴得不堪,跑过去头埋进缸里死灌,也不知道队长在说什么,好像是讲卫生或者别呛着之类,喝足了,躺在阴凉地里,一口气缓过来,觉得舒服极了,对二毛子的怨气早冲到大肠去了。 后来喝茶,成为日课,虽不能说是嗜好,却一日不可无此君,大抵因为茶可以解渴,这是开宗明义第一章。某一天读到东坡居士的“日高人渴漫思茶”,不禁会心一笑。烟酒茶不分家,于烟,应酬抽抽,下不去喉咙,熏得眼睛难受,终于上不了瘾。

  酒是好东西,读读李太白的句子恨不得会须一饮三百杯。然而,酒,我尤其怕赴闹酒的宴会,强迫的时候多,不扫兴已然不错,倘出来一位打通关的勇将,摆起擂台,非打倒人不可,那可就惨了。只有茶,乃自觉自愿,无人强迫,敬上茶,喝不喝是客人的事情;端着茶,喝不喝是自己的事情。诸多空间在。在酒场上豪饮的英雄也未必一个人在家中表演,倒是喝茶,几乎没有男人不在家中独自喝茶的。为什么这样独自可以喝着茶?一个人坐着无聊了,看电视无聊了,看书看无聊了,喝点茶玩玩罢了。喝茶玩玩,就这么简单有趣。

  禅说:吃饭喝茶,无非妙道。一杯、一水、一茶,冲了喝便是,片刻之享受,终身收益。那里有红楼梦中妙玉的那么多讲究。 然而,喝茶,日子久了,自自然然有些习惯偏好。形而下,说杯子。好的喝法当然是紫砂壶,最好是宜兴紫砂壶,平时所用乃玻璃杯子,咖啡杯是也。这么些年,时尚变幻,杯子也不知时兴多少种类,皆鸟兽星散。独这咖啡杯留存。

  有时候想到,何以称咖啡杯呢?咖啡倒掉,杯子在,名称在,这与西洋文明在东方的运命何其相似。而咖啡,有假;杯子,毕竟是真的,还好,用得顺口。新茶上市,纳少许于杯中,沸水一泡,那叶芽儿媛媛而降,如女子花样游泳;那叶芽儿一点点伸展开,犹若小女子纤舌柔美,啧啧有声;待得全然落定杯中,纯然一微缩的江南。

  陆游诗句“晴窗细乳细分茶”,说得精到之极。想来紫砂壶见不着这样真切的风景!这是咖啡杯独特的好处罢。说茶杯的事,自然不能不说水。水的重要尤胜乎茶,陆羽茶经说得神乎其神。我辈不能实践之,而只好用自来水、矿泉水将就着。倒是好茶要用原产地的水泡,即原配,在家乡享受过了,味道终究不一样,已经是奢侈之想了。

  所以水不说也罢。转说茶,日常所喝,均本地出产茶,龙井形制,春秋两季友朋惠送,存于冰箱,以备一年只需。周末,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把茶泡好,盖上,少待,启而含,入于口,及于舌尖,过舌根,方下喉,一合唇,茶香无以言,这才算是真正醒了过来,才开始一天的生涯。上班,第一件事也还是把茶泡好,相对一杯龙井,淡淡的、绿绿的、涩涩的,心下且安,工作中遇见不快意的事,只要一口浓茶下去,便即雨过天晴,枯燥的机关时光也略微亮出点色彩来。 喜欢喝浓酽的茶,茶叶占到大半杯子。

  同事见了往往诧异。有女同事尝一口,舌头伸、眉头皱,纤手摇摇:跟药一样!听这话儿,倒像颇有禅机:喝茶,细味哪苦涩中一点回甘,快要看见生命的底色了。茶过几巡之后,味道淡了,喜欢含叶片入口,细细而嚼,嚼细后吞下,那是另外的味道了,厚实而恬淡。又喜欢用茶叶水洗眼睛,取其明目之功。已经好多年的习惯了,究竟有不有效果呢?全在于心了。禅宗讲平常心。何谓“平常心”?

  《五灯会元》中的景岑禅师云:“要眠即眠,要坐即坐”,“热即取凉,寒即向火”。不必百般须索,亦不必千番计较,自己喜欢就好了。我的茶水洗眼睛也就这样坚持下来。 茶,终归是雅事一种。红楼梦中妙玉说茶:“一杯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”。我辈自在天天做牛做骡子,妙玉小姐的雅是雅得不食人间烟火,我不喜欢。近人林语堂任何时候不忘幽默:“严格地说起来,茶在第二泡是为最妙。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,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女郎,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,绿荫满枝了”。

  虽未必赞同他的观点,而悟茶之功夫独到,值得品味。我辈不可及。虽不能及,心向往之,也就转而说点形上-----喝茶的感受。独酌茶,配合着读书,日子一天天过去,忽然起身时,天色已晚,茶已凉透,该是掌灯时候了,心情很畅快。一次乡行,矮矮的几间土房,门前有栀子花,刚刚开过了。主人搬出松木靠背椅,置银杏树下,土陶的茶壶,沏出紫褐色的浓苦茶,甚恭敬一碗,毫不犹豫饮下,与谈年成,话桑麻,眼所见的树影横斜,耳所听的鸡鸣犬吠,觉得倒也别有风趣。

  再一次,陪客,在半山腰之农家乐,同伴皆结伙玩去,我独无事,端茶水一杯,踱步停留于游廊间,东北而望,松林数里,群山逶迤,山雀飞掠,道路达于阡陌之间,风吹松叶的萧萧之声不绝于耳,此时喝着无用之茶,与群山相看两不厌,真令人有些悠然意远。还有一回,是在清明谷雨之间,饮着新茶,看那茶叶儿徐徐展开,忽然想到,生活原是需要一杯茶水泡的,泡过的生活就回到茶叶在茶树的状态。以上说个人的状态下。

  好的吃茶,如果不仅仅是为了解渴,而要享受一种人生稍稍放纵之乐,一定要有两三个谈得来的朋友沉湎其中。去年某一个日子向晚,朋友携茶来,五六人相聚于小城之复兴楼,一壶清茶,茶冲进壶里,话嘎子打开,谈谈离开的日子,谈谈日常生活而至于家国事,真不让所谓西窗剪烛,促膝谈心。话题终究落到李白王维身边,刹那间小小屋子仿佛为大唐气象涵盖。茶越冲越淡,话却越说越浓了,不觉月已阑珊,广场的灯火微茫,楼房侧塘中的水气飘拂而来。不知是谁,首先一声轻轻的叹息,大家各自散去。至今想来:喝茶,是要看气氛的!

  以上文章仅供参考,如有不妥,欢迎批评指正

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tea258.com/archives/321.html

茶与文学文章排行

最新文章

Search

网站分类